旁白

有些人大概注定不能被别人当人看

虽然周围很多人都对他们有意见,但我不介意成为唯一一个公开说他们并被他们针对的人

从大一上半学期开始,就喜欢凌晨在走廊里或者开着宿舍门大闹,时间从0点到3点不定(0点前我就不算他们扰民了),时长不定但都比较长。由于我经常码代码到很晚,能清楚地听到,所以我经常去系群里说他们,偶尔也有人附和。于是我经常提醒他们做的不对还是我的错咯?要我去当面说是想干我咯?

所以这次我也不把它们当人看了(其实我们早就不把它们当人看了,不过都是私下里)

 

事发背景是端午节放假,很多人都已经回家去了。现在已经很晚了,但是某些人依然在宿舍走廊里闹。

先出现的两个人是出来吐槽的,为了内容的完整真实性我也截进去了。以下是完整的全程截图。

继续阅读

20150429

今天晚饭的时间我的脚崴了,肿了个很大一块。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。本来想写个长篇大论,后来我把该说的都直接说了。所以还是算了吧。

 

写这篇博文的目的是,我刚刚注意到,当我过于激动时,呼吸加快,然后越是激动,全身越是麻木。然后想了一下觉得以前似乎也是这样的。这是一个大脑对机体的保护措施吗?防止激动过头出现气炸了的情况。大脑真奇妙。

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妈妈一直在跟我唠叨,要考上大学,没学历的人都没能力的人,有能力的人都是学历高的人。

我一直忍着什么也没说。

但她说道为了给她姑婆的儿子找工作去送礼,人家没见。
我问她:你还去送礼了?
她说:当然要送礼了,中国就是这个样子,谁也改变不了。你不能改变这个社会,只能让这个社会改变你。

我直接出来一句,一个一个字重重的对她骂出来:我 放 你 个 屁!

有这样教育子女的?我活到这么大能保持自己的个性,保持拒绝被社会恶俗同化的决心简直是奇迹了。
[论不听话的好处

姚鑫磊

    今天早上我在食堂买早饭的时候,我的舍友排在我前面,他的一个高一同学随后就插到了我前面,这时候我后面一个人都没有。我知道舍友想说什么但是又不好说,可能以前是好朋友,于是我就让它到后面去,还真是用很平和的语气让它到后面去,但它只厚着脸皮看看我,还是插在我前面。
    就在快到我买的时候,我又说了很多次“后面去”,它应该听出我在警告他了,于是让到一旁,但它竟然还说:“好吧好吧让你先吧。”好像本来应该它在我前面一样的,这我倒不在意了。当我走到它前面的时候,这人渣竟然骂我一句“傻逼”,我买面的时候又骂了我三遍 “傻逼”。
    当然我为人比较和善,依然没有当场和它计较,也不想让舍友难堪,端着面我就走了。

继续阅读姚鑫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