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人大概注定不能被别人当人看

虽然周围很多人都对他们有意见,但我不介意成为唯一一个公开说他们并被他们针对的人

从大一上半学期开始,就喜欢凌晨在走廊里或者开着宿舍门大闹,时间从0点到3点不定(0点前我就不算他们扰民了),时长不定但都比较长。由于我经常码代码到很晚,能清楚地听到,所以我经常去系群里说他们,偶尔也有人附和。于是我经常提醒他们做的不对还是我的错咯?要我去当面说是想干我咯?

所以这次我也不把它们当人看了(其实我们早就不把它们当人看了,不过都是私下里)

 

事发背景是端午节放假,很多人都已经回家去了。现在已经很晚了,但是某些人依然在宿舍走廊里闹。

先出现的两个人是出来吐槽的,为了内容的完整真实性我也截进去了。以下是完整的全程截图。

 

这次的光荣对象就是杨书铖和这个吴涛,当然并不止这两个人。到发布这篇博文准备为止,它们还在继续,现在是2016/6/9 2:27【更新2:54】

趁图还没拼好,我先稍微记录一下几件比较恶心的事情,以防我自己以后也忘了发生过什么。这样我才能时刻记得不能做这些事。

在以上提到的时间段里:

拿着手机一边放歌,一边唱(并且很难听),在走廊里走一个来回。

几个人在走廊里乱叫并跑来跑去。

宿舍门砰砰砰。

开着宿舍门长时间大分贝谈笑风生。

走廊里乱扔罐子(听起来是这样)。不过就从罐子响的次数来看更像是在踢罐子。

最恶心的还是,这是又一次,提醒别人做得不对反而被骂了并且发出挑衅。于是我说出了全员禁言前那几句并不想说的话来反骂他们,试图从心理上伤害他们并一定激将让它们知道别人都在看他们笑话。我知道对于一些物质不能靠素质解决问题。

这是为什么呢,我要是被别人说做的不对,肯定首先就是审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要真的做错了,不管对方怎么说的怎么骂的也要先道歉。之后如果对方用的是脏话的话我再反馈给他不该那么说。

那么已经大学了,为什么呢。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呢。或许这是要告诉我不管到什么阶段什么地方,都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吗。

这篇记录就到这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下面的事情不是它们干的,不过我也顺便提一下,记录这不安定的大学生活。

两个对开门的宿舍挤在一个宿舍里玩lol,开着门,并不时大叫。我还过去给他们把门关上。

两个对开门的我班宿舍凌晨挤在一起打牌,并乱叫。我去制止了。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6月12号晚上十点,杨书铖这瘦子带了一帮人来殴我了,附照片

 





如文中无特殊说明,本站均使用以下协议: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
本博客使用Disqus评论系统,如果看不到评论框,请尝试爬墙。